Copycat!CopyMyCat!抄袭在着作权法中到底是怎

分类:D屯生活 213赞 2020-06-06 345次浏览
Copycat!CopyMyCat!抄袭在着作权法中到底是怎
A Persian cat looks on during a local cat exhibition in Almaty April 26, 2014. REUTERS/Shamil Zhumatov- RTR3MPCI

本文作者为 Leona Huang,

着作权法到底怎幺规定「抄袭」这件事?Part 1- 抄什幺会违反着作权?

连日以来,妙可猫告白烂猫猫,又发现妙可猫与更早前爱蜜莉绘製的波奇猫相似度更高。也就是说,目前多数民众似乎认为妙可猫抄袭波奇猫的成分更高,因此绘製妙可猫的妙可麻原本欲与爱蜜莉谈和解,但目前看来是谈判破局,妙可麻反而因告臭跩猫而替自己惹上另一场官司。

这下,我们就真的可以藉这三只猫谈谈抄袭这件事…

是纯属巧合还是真抄袭?

我们先来看看,到底,这三只猫的贴图为什幺会被大众认为有抄袭之嫌?

先以妙可猫提告白烂猫的理由来看,妙可麻认为两只猫的脸型、花色、鼻子、瞳孔等都有极类似的巧合,且角色动作也有高度相似之处;接着是波奇猫与妙可猫,妙可猫被认为除了动作、场景设置、甚至连角色的样貌、配色都与波可猫高度相似。可以看出来癥结点多在, 将动物拟人化为贴图角色时,以拟人的「日常生活习性」为背景 ,进行创作时,似乎将必然产生许多雷同之处。但是, 姿势相同就会构成着作权侵害吗?

在此,无疑的是「以猫的拟人日常生活为主题绘製贴图的概念」应当是人人皆能有,必须进一步思考的是,相似之处是在绘图者 「想要传达的概念」,例如猫伸懒腰,或者猫高冷的表情等日常习性,若是所採用的概念相似并不能认定为侵害着作权,如若每个人都能就着作权加以主张「概念、思想」将导致概念与思想透过不同途径被传达的可能受到限制,更不利多元文化发展。

如若相似之处,是在 「思想、概念的呈现手法」,例如以什幺样的笔触、画风、构图呈现猫伸懒腰、猫的品种与配色等。换言之,若在呈现的手法上有 「实质近似」 即可能构成着作侵权。为什幺仅是有可能构成侵权呢? 因为尚有以下两种例外可能:

平行创作

倘若创作者参考相同或类似的素材时,即可能出现双方偶然创作出近似的作品,着作权法上承认对平行创作的保护,不过前提必须是创作者「独立创作」。例如: 在同一古蹟前摄影或者素描写生。而独立创作可以是创作人完全未参考他人的创作,从零到一的将发想具体呈现;也可以是参考他人创作后,与之作为基础,创造出客观上具体显现具有转化效果的作品。

笔者认为,在 Line 贴图的平台上,以动物拟人化的日常生活为主题的角色与场景设定,也有双方偶然创作出相似作品的可能。

「观念与表达合併原则」与「必要场景原则」

「观念与表达合併原则」指的是,观念的表达方式极为有限,无法以其他方式表达,譬如用药的说明:三餐饭后一粒、仿製药仿单、产品说明书等;「必要场景原则」则是指,处理特定主题时不可避免的元素,例如武侠片中一定会出现大侠与反派脚色。此时,法院在判断有无实质近似时,就会将认定範围限缩,若以量化的方式来说,一般情况下若法官心证认定有 80% 相似,即属实质近似,但若有「观念与表达合併原则」与「必要场景原则」的适用,法官的心证必须到 80% 以上甚至 100% 的实质近似,方认定为有着作权侵害。

法院也指出,写实作品,处理方法极为有限[1],所以在写实作品中,猫伸懒腰的肢体语言表达方式有限,即便创作者间表达猫伸懒腰的方式相同或近似,法院亦不会认为属于抄袭。

Part 2 – 着作权法中如何判断侵权?

接下来我们进一步讨论,除了姿势以外,在构图、配色、笔触、线条等各方面都近似时,法院如何认定有无着作权侵害?

笔者首先要说的是,其实… 着作权法中并未有抄袭的规定! 我们必须去判断个案中所指的抄袭究竟是 「重製」、「改作」 抑或是如前述 「观念的引用」。观念的引用就如上一篇所述「思想、概念」的引用,因为「思想、概念」并非着作权所要保护的客体,所以「引用思想或概念」并不会构成着作权侵害。

重製或改作指的是,以以下方式「使用」着作权人的着作,且未经授权,即可能构成着作权侵害:

被控以重製或改作方式抄袭者,行为是否构成侵权,着作权法中并没有明文的判断标準,而需要仰赖台湾法院实务的判断方式:

被告有无合理的机会「接触」原告之着作

原告必须证明,被告有被预见在「合理的机会」或「合理的可能性」之下,「听见」或「看见」原告的着作。如若争议的着作间据有明显的相似性,那幺原告即可毋庸负担,证明被告曾有合理机会接触其着作的举证责任。

争议着作之间具有「实质相似性」

● 质与量比对分析法

「质」指的是两着作间相似之处是否为该作品的 「重要成分」;而量指的是构成作品的成分,相似处的比率。抄袭的量虽低,但如若抄袭的部分是「重要」或「关键核心」部分仍会构成着作权侵害,有意抄袭者便无法以迂迴的方式规避侵权责任。[2]

● 整体观念及感觉近似分析法

前述方法,在文字着作譬如剧本或者小说中较容易判断,反观美术着作若以前述方式判断可能有失公平,因此法院在判断「质」时,发展出以 一般理性阅听大众之反应或印象判定「整体观念与感觉」 的方式,作为判断美术着作是否有实质近似的判断方式。

● 综合判断法

简而言之就是先将两作品以质量分析后再辅以整体观念即感觉判断争议着作给人之观感是否相似而定。

笔者看 “ You! Copycat! Copy my Cat! ”

在此, 每一只猫的绘图具有个别独立的着作权 ,我们必须个别拉出来,以「整体观念及感觉近似分析法」观察,若一般理性大众 ,从猫的配色、比例、笔触、画风、纹路等呈现手法上综合判断,认为两者的着作在整体「意境」、「构图结构」上有 80% 的相似程度,达到「一望即知」或「显然相同」即可认定为实质近似。

但仍须记得,实质近似原则的例外,是不是因表现的手法有限,导致具体呈现的样貌必然有重叠之处,此时即必须达到 80% 以上的相似程度方能认定为实质近似,而构成着作权侵害。

笔者的观察是,「白烂猫」在线条、色度、画风上的整体呈现上,与「妙可猫」、「波奇猫」都有十分迥异的差别,在三者之间,「白烂猫」的呈现手法使得臭跩性格更为突出。「妙可猫」则确实有少数的着作,在核心的「神韵」表现上,让人觉得与「波奇猫」高度相似。

[1] 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82 年诉字第 32 号刑事判决参照。

[2] 智财法院 99 年度民诉字第 36 号判决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