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瑞典怀孕那回事(一):孕妇可以喝咖啡、吃生鱼片、提重物

分类:D屯生活 892赞 2020-06-18 314次浏览

日前看到一篇关于医师投书媒体的报导,内容大抵阐述:「剖腹是产妇紧急情况下不得不的选择,而不是让民众择良辰吉时顺遂一生用的」。某部分民众笃信老祖宗博大精深命理学问,更甚者中毒甚深的老人家更是现实生活大小事无一不问。

记得当初我与外子预约公证日期时也曾为了看日子,和家里长辈征战连连,长辈坚持得批八字合八字对时辰方能择日公证婚礼,如此才能婚姻和睦、平顺一生;我们则是认为翻翻农民曆配合我们方便又好记的日期,既不抵触老祖宗智慧也不特别麻烦,家中长辈却为此甚为不快,频频进攻,最终落得我只好大逆不道地以当时某位政商之女离婚新闻反攻,反问长辈:

「你觉得这位权贵之女当初结婚没合八字、看日子,所以她今日才落得离婚的下场,还是当初她的父母找了几组命理师父合八字,最终还是这样婚姻作结,婚姻和睦在于相处之道,不在于哪天结婚,只要不特别逆天挑个凶日,我想都是可以的。」

长辈瞪着眼看着我,一个未过门的媳妇,完全没小媳妇的娇憨,大剌剌说着忤逆的话,爱算命的婆婆及天生逆骨的媳妇,第一次开战交锋,30分钟结束话题。婆婆依然过着爱拜神的生活,而我依然胆大发表小意见,这样诸如此类是否该尽信神明指示的生活小战争,依然三不五时在我们家发生。

离开台湾来到瑞典,怀孕这种仅次结婚的大事,长辈总不免再一次殷殷期盼特别交代那些看日子、挑时辰、钦点哪位医生帮你看诊、生孩子、照3D超音波、该吃什幺不该吃什幺?在这,面对有限的医疗资源运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不浪费任何一分珍贵的医疗资源大前提下,很多自以为自己已足够迎上瑞典时代的想法,却又是得全部打破、重新砍掉练起。

流产,只是不健康的胚胎自然淘汰,没有生命的危险

在真正有第一个孩子且平安地出生到这世界前,其实我有过密集流产两次的纪录,各怀孕9週和11週。经历二次流产的过程,让我的内心变得非常惊恐。常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是不是家族性习惯流产,是不是老蚌真不适合怀孕,抑或者是自己身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会这样接二连三流产,因此便决定谘询一下瑞典妇产科医生意见,希望可以做一些检查,也希望他们给一点身体调养上的建议。

与外子讨论后,他便帮我打电话和当地护士预约门诊,外子非常详细地讲述了我几个月内流产两次的经验,并希望可以到医院进一步检查流产原因,电话那头的护士静默了一会儿,问了一句让我俩傻眼的问话,她说:

「这位先生,请问你太太现在有致命的问题吗?你觉得她会马上死掉吗?」

外子望我一眼,不知该如何回答,护士深恐我们不能理解,进一步说明:

「你太太在经历两次流产,有持续出血不止,或者呼吸困难,或者其他会让她致命的问题吗?」

外子回答说:「当然是没有,只是我太太已届怀孕高龄,加上这样惯性流产对身体没有影响吗?不需要进一步检查?」

护士当下法外开恩、大发慈悲对我们这两个外国人进行一连串瑞典式的卫教宣导:

「流产,只是表示不健康的胚胎不适应环境,被自然淘汰而已,基本上都会自然排出的。若你太太在自然排出胚胎后,仍然有活力,那就表示没其他问题,没有必要浪费医疗资源再进一步检查」、「需要的只是好好运动及充足休息」。

是,流产两次后的第三次受孕,这次胚胎非常健康着床且顺利成长,儘管我排定为期两週的密集飞行旅行,除了怀孕初期的疲倦,其他一切都出奇的平静。第一次为了怀孕这档事与瑞典妇产科过招,让我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依然在那句「你太太现在有致命的危险吗?」震撼漩涡中载浮载沉着。

怀孕40週,10次产检,一次20-30分钟,全由助产士主导负责,没有指定医师这回事

在瑞典怀孕必须接近12週,你才能到当地专门的妇女中心(Kvinnohälsan)报到,之前护士不会接受你怀孕了这回事,12週后胎儿已趋向稳定也不再有不健康胚胎的疑虑,此时便开始有一个固定助产士(Barnmorska)与孕妇配合进行整个孕程的检查工作。怀孕过程中除非有其他重大问题,否则你不会有和所谓的妇产科医生会面的机会,在亚洲所跟风流行的某位知名医生看诊到指定生产,在这你连见面都难了,何况是长辈要求的指定名医。

检查週期,以12週到32週一个月一次的频率进行,32週后为配合孕妇接近生产,因此变成两週一次,前后总计10次的产检,但若胎儿或孕妇有健康上的疑虑会增加1-2次的特殊检查。另外两次12週及20週的超音波检查则是到另外专门的医院进行。

与助产士每次会面时间约20-30分钟,一般过程就是量体重、血压、血糖,接着询问每次间隔检查中日常生活所发生的任何问题,不管任何问题都可以在当次会面提出,若语言不通可以选择更换助产士或申请电话翻译,以便孕妇与助产士间沟通无碍。比较特殊的是第一次会有一个抽血检查,检查胎儿染色体是否有异常,若无问题医院便不会特别通知,若有便得进行进一步的羊膜穿刺检查。一般在瑞典医院检查后接到电话,多数表示结果不理想,若无便不会特别通知,这点和亚洲非常不同。

印象第一次怀孕不免搜寻网路讯息,综合诸家说法,归纳出哪些可吃哪些不可吃,及各种无奇不有包罗万象的禁忌,诸如:玫瑰花茶、杨桃汁、桂圆、蜂蜜、凤梨、西瓜、梅子粉、甘草等均不可吃。另外,所有含咖啡因的东西,太辣也不行。不能提重物、不能太累等等,最终我得到以下结论「若全照做,亚洲孕妇最好只喝仙丹露水,成天躺在床上,这样才能长命百岁、永保安康」。

因此我选择尽信不如不信,饮食上我并无任何禁忌,之后和一些瑞典朋友聊天,他们同样持相同作法,并认为这样不规避任何食物的妈妈,生出有过敏原的孩子机率反而较低。但由于网路形容地绘声绘影,加上长辈也会叮咛东叮咛西,我仍筛选出几个和生活习惯比较相关的问题,询问助产士,例如:

1. 孕妇可以喝咖啡吗?

助产士说:不要因为怀孕去改变任何生活习惯,咖啡只要「不要超过一天六杯」就好。但绝不可抽烟和喝酒。(一天六杯,嗜咖啡如命的我一天也才两杯,真强人非瑞典孕妇莫属!)

2. 可以吃生鱼片吗?

助产士说:可以,因为一般生鱼片都是经过急速冷冻,不大会问题,但他的建议仍是避免。且提醒千万不可食用来自波罗的海的鱼,因为重金属含量过高。

3. 可以做运动、提重物吗?

助产士说:非常鼓励运动,在身体状况允许情况下,可以做任何运动。关于提重物,助产士狐疑望我一眼。(瑞典孕妇可以挺个圆肚子在有氧教室又蹦又跳,单手抱起小孩另一手提重物,骑脚踏车,完全与正常人无异。)

中后期以后检查项目会增加用皮尺测量孕妇肚围,测胎心音是否正常。最后几次会触诊判断胎儿胎位是否正确,推测一下胎儿过大或过小,并和孕妇讨论饮食状态,不可过度减肥让胎儿太小,或喝太多果汁让胎儿后期迅速过大。每次检查其实大同小异,妊娠过程中的很多不适,例如:妊娠皮肤过敏、鼻塞及32週后胎儿不能让我侧躺睡觉等问题,都是无法获得改善,和助产士的会面有几次的感觉已趋近心理安定层面胜过生理改善层面。

唯二的普通超音波检查,多一次绝非赚到,而是不正常的逼逼逼警讯

在瑞典一般怀孕只会有两次超音波检查,没有任何人或讯息会告诉你哪里可以照亚洲很热门的3D超音波,长辈交代事情再度落空,两次超音波检查会在另外的专门医院进行,第一次约在12週前后进行,检查用意在于确定怀孕和确认初期胎儿头部及其他重要器官的初步发展;第二次约20週前后进行,检查项目趋向精细的器官检查,例如头盖骨块数、心脏瓣膜、心室到手指头脚指头,若你希望知道婴儿性别,也可在第二次检查时询问负责检查的医师,一般医师不会主动告知。

整个看诊过程约30分钟,会仔细从孩子的头到脚部的逐一检查,所以父母会从检查过程中共同确认孩子每一器官发展是否正常,我印象我怀孕时台湾当时有起孩子生产后才发现手指不全的医疗纠纷,因此我在第二次检查中便告知检查师这件事,她便仔细一根一根数出手脚指头让我安心。检查过程中,检查师也会贴心问你需要列印出胎儿的超音波照片吗?一次约50克朗(约台币178元)的收费服务。

约32週后,若胎儿触诊情况有疑虑,助产士便会多一次超音波检查,但绝非你要求便可以加照超音波,在不多浪费一丝一毫的的医疗资源把关上,瑞典贯彻的十分严格,一般会有这样特殊待遇多半是胎儿过大或过小,再者是胎位不正。

而我两次怀孕都是因为胎位不正问题多了第三次超音波检查,第一个孩子在32週后才将自己头部朝下,助产士那次为确认是否胎儿已正确卡在骨盆腔位置,特别多检查一次。第二个孩子则是到了32週依然无法自动将自己头部转下,因此助产士便将我转往大医院进行额外的「外力胎儿转正术」,在转正术前又加照一次超音波频估手术的安全性,所谓的「转正术」则又是另一段「在瑞典剖腹有多难」的番外故事了。

在瑞典,人可以看到医生,是建立在没有浪费医疗资源,及不过度损耗医疗人员的準则之上,个人意志与再多金钱都无法凌驾这个準则。你无法额外付费买到医疗人员的时间、服务及资源,有限医疗资源便只能落实在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在这里你要看到医生,除非你是真的需要被帮助的人,否则便得想各种法子与护士斗智斗法取得看病入场卷。

只是纵使瑞典医疗有百般不便,不免也让我们思考:在亚洲可以任何加购取得的医疗行为,那些具体影像的3D超音波检查,那些一项又一项话说对孕妇、胎儿有益处的精仪检查,如同笃信命理择日选时剖腹一般,究竟是真正病人的需求,还是只是一种盲目的跟风,和虚幻的心灵安慰剂?

►关于在瑞典怀孕那回事(二):胎位不正就想剖腹产,门都没有!

延伸阅读不只不用坐月子,英国产妇从怀孕照护就和台湾大不同!越南医院初体验:那些你想不到的二三事赴美生子为了教育好?残酷的真相是:更容易害孩子输在起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