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瑞典怀孕那回事(二):胎位不正就想剖腹产,门都没有!

分类:I悦生活 254赞 2020-06-18 921次浏览

►关于在瑞典怀孕那回事(一):孕妇可以喝咖啡、吃生鱼片、提重物吗?

从早上10点多的确诊,胎位依旧不正,等待医师到来,医病双方又一小时的激辩,下午3点多了,在大学医院的诊疗间,只剩下挺着37週大肚的我、外子,和随行一位精通瑞典语的台湾朋友,瑞典女医生抛下正在哭泣的我说:

「那你自己先冷静一下,我手边还有些事要处理,30分钟后,我会和另一位助手医师过来,到时候我们再来施行「胎儿外转手术」。

医生离开后,我克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脑子里一团乱,很想马上回家打开电脑订张机票,飞回台湾。诊间非常安静,只剩我微微啜泣的声音,朋友走上前抱住了我,轻声说:「别担心了,或许没你想的可怕,现在能做的就是相信医生说的,都来了,就试试吧!」

当妈妈发现胎位不正时,瑞典、台湾医疗思维大不同

时光倒流到32週的一次产检,助产士提醒我这胎孩子依然未将头转下,虽然她语气乐观地说:「孩子还小,他自己会转正的」,同时也和我讨论,若确定胎位依然不正,会有一次「胎儿外转术」,并将时间订在非常接近生产时间,第37週(我的第一胎是在38週时生产)。随之助产士拿出一张图表,叮嘱我回去照做「矫正胎位运动」。

那一个月我天天像个大肚的青蛙,趴在地上,照着图上的分解动作,双膝打开与肩同宽,胸部贴紧地面,臀部抬高,两腿和地面尽可能90度。那年冬天的午后,不管阴天、晴天、雨天,一只气喘嘘嘘却满腹愁绪的青蛙,像当兵一样,力求每一个动作的精準到位,臀部抬高再抬高,每次5-10分钟的矫正术,像一世纪那样长,一天得二到三次,直到我觉得我快就此翻白肚,小命休矣!

至此「胎位不正」走的流程,和我在台湾打听到的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矫正胎位运动」后若是胎位不正,台湾多数医生便直接择日剖腹,瑞典则必须先走一次「胎儿外转术」。「胎儿外转术」在我周遭台湾的朋友圈并不常听到,在未手术前,我在网上搜寻的医疗讯息告诉我:「这样的转正术,可能造成小孩急产、羊水破裂或脐带绕颈等结果,容易引发医疗纠纷,因此台湾的医界鲜少鼓励孕妇施行,多选择直接剖腹」。我急切地告诉医师台湾的作法及我的担忧,并幻想着「在瑞典个人意志可以扭转医生的决定」。

优雅的女医生听完,悠悠地说了几个结论,便匆匆离去:

1. 我说的案例都是机率极低的特例,他们几乎每星期都会施行转正术几次,手法非常纯熟,不会让我和胎儿受伤,而且完全不会痛!

2. 转正成功后,会在恢复室等待30分钟,观察我和胎儿状况,不会让我和胎儿发生生命上的危险。

3. 一星期后再照一次超音波,确定转正后胎儿位置。

4. 若没确定转正便有产兆进医院,到医院,医生会评估状况让我「自然产」或「剖腹」,但他们依然以自然产为第一优先,因为瑞典医师认为剖腹产造成产妇细菌感染,及其他病变的可能性高过自然产,且自然产是让产后身体恢复最快速的方式,有助于哺乳和照顾孩子。但若中间发现危险,便紧急剖腹。

5. 最后女医师语重心长说道「该医院在瑞典是非常专业的医院,并不比台湾差,台湾与瑞典是不一样的,我应该打从心底相信瑞典的专业医生,他们不会让我出事的。」

什幺是胎儿外转手术?

女医师领着另一位男助手进来,大步迈进诊间时有种磨刀霍霍的阵仗,我像是鱼肉般躺在医疗床上,医师首先施打一剂抒缓子宫的药剂,待子宫鬆弛后,在肚皮上涂上冰凉的润滑剂,接着医师和助手一左一右帮我施行胎儿外转手术,以顺时针方向把胎儿隔着我的肚皮和羊水「用力推」!

那种所谓不痛的痛感,大概是和快生的阵痛比较,我想医师自己一定没被推过,才会说出一点都不痛这种话,人必须像生孩子一样调整呼吸节奏,不该用力时放鬆,避免以力抵力,在脑中想像浑圆太极,以柔克刚这种武功密笈,一切都才会顺顺利利稳稳当当。

大概不到10分钟,医师推断胎儿已经被推到正确的胎位,但你可以清楚透过肚皮感受到她的躁动不安,肚皮下的她扭动着一直企图又转回去,助手医生看着肚皮的波涛暗涌,又停留了一会儿调整胎儿的位置,我问医生不能把小孩的头粗暴地直接塞进骨盆腔吗?医生大概明白母亲已痛到无理智,对于我的要求换来「冉冉一笑」。

在冰冷苍白的诊间,等待恢复的那30分钟,彷彿一世纪那幺长,一直看到肚皮下的胎儿似乎因生气不断地蠕动,贴在肚皮上的心电仪器,显示着她高达190的蠕动(正常是140-150),回家前医生再度来确认一次胎儿位置是否跑掉,最后,我满怀忐忑地回到家中等待这位懒散的孩子来到这未知的世间,或许她害怕母亲也害怕。

瑞典产科医疗大不同

根据统计怀孕过程中,到生产前依然胎位不正的胎儿约有8%的机率,其实机率不算高,在这不算高的机率里,亚洲医生为了避免突发性医疗事故,一般会选择最快速的剖腹产来处理,但在瑞典孕妇因为胎位不正而剖腹的机率却微乎其微。

我们身边朋友唯一一位得以在瑞典剖腹的原因,在于她拿出她的美国医生所提出她心脏有问题的病历记录,其他均是得靠自己自然产生出孩子。身边听闻几个惊心动魄的例子,由于胎儿过大,约4.5公斤,在生产时因孩子过大又太快冲出,将妈妈的子宫颈也连带往下拉出;也有人大失血紧急输血,输入近1,000多CC的血液;或者因生产时因施力错误导致母亲产后休克急救;孩子因破羊水后,助产士仍希望母亲自然阵痛产下孩子,胎儿在母体内等待过久,导致胎儿吃进胎便又细菌感染。

在这个看似文明又先进的国度里,沿用着极为原始自然的方式生育孩子,「剖腹」在这被归类为极不必要又增添危险的非自然医疗,除非涉及生命危险,否则瑞典产科万万不会轻易动刀。

在瑞典还有几个和亚洲很不同的医疗行为,例如:

1. 产妇大破水但无阵痛现象,在家待产48小时

在瑞典若产妇破水了,医院不会急着叫妳去医院,能到医院待产判断的标準依然是阵痛频率,医院会通知你到医院做羊水量和胎儿心跳检查,但产妇并不能因此留在医院待产,检查完请产妇回去,8-12小时候后再回医院做一次同样检查,直到产妇已真正生产阵痛到开两指到四指为止,最多不超过48小时。

医院的作法一来是家里比医院舒适,再者生产不会那样快速,因此不用过度慌张,但最终最现实考量仍是珍贵的病床和护理人员的人力问题。在这里没有「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潜规则,凡事照着瑞典医疗规矩来,病人可以受那奔波的罪也不能使医疗浪费,让出需要的床位。

2. 不过份不必要的精细检查,但产房却完全贴近产妇而设计

从怀孕开始,亚洲近年来畅行「妊娠糖尿病」到「4D超音波」,在瑞典均非常规检查项目,十次产检有着只是例行性的血糖检测、体重、听胎心音、量肚围,另外两次仔细的超音波检查,台湾目前产检流行喝下爆甜的糖水,检查所谓「妊娠糖尿病」,在瑞典除非血糖检测异常或者有糖尿病家族病史,否则一般孕妇并不会进行这项检测。

但非常不同的是,当你住进医院生产那一刻,医院里贴心的助产设计,往往让产妇有住进高级VIP房的感觉,所有历经自然产的产妇均有生产过程中过痛,最终无法施力,或者开指过程卡关的痛苦阶段,因此瑞典产科为此设计一连串帮助产妇生产的辅助工具,从止痛的笑气、薰灸、浴缸SPA(利用水压降低痛感),到增快开指的弹力球、走路辅助器一应俱全,并让产妇大嗑冰淇淋保持心情愉悦。

若说亚洲与瑞典的医疗最大的不同,可以说亚洲着重在疾病的预防,而瑞典则着重疾病的医治。瑞典相信人体有自身的免疫力,及对抗种种不适的反射能力,医疗只是辅助的角色,非强行介入的角色。生产、哺乳、身体复原到抚育新生儿,这些身体自然法则理应都可顺利进行,就如同感冒般,人总得先发烧个三天三夜,身体依然无法恢复,医疗才会强行介入,给予药物帮助。

生产也是如此,他们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自然地生下孩子,儘管胎位不正,人天生的韧性也总办法克服一切,真有危险才会採取非自然的方式介入。反观台湾的医疗,却是以预防危险发生为前提,预防感冒加剧,所以一开始就下得重药,害怕产妇临产危险,所以纵使是5%机率的危险,也得事先排除。这是两者间非常大的医疗观念差异。

看着当年那个胎位不正的小娃,如今已四足岁,回想起当年医师那句话「我们是很专业的医院,就算出事也会在手术台上把你救回来!」是阿,想在这因自己担心便剖腹生产,大概得先在手术台上发生事故,但不管如何他们总是会专业地救回你,保你个母子均安,这依然是值得额手庆幸的。